期货小评书四个小实验,测试你是不是理性的投资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瀚蓝环境-股票配资官网-实时关注如何查股票交易数据

说到投资,广大投资者最熟悉的莫过于股票。远到股神巴菲特,近到身边自主学习K线并依托股票获得收益的普通人,股票一直吸引众多普通投资者的目光。

但很多投资者到头来却叹息,一入股市深似海。干什么期货小评书不好,要去炒股,成为了很多人的调侃与自我调侃。中国股市的巨大波动,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,往往会造成非常大的损失。而缺少正确方法的投资,更是让许多人的炒股行为,看起来与赌博无异。

但实际上,股票究竟整体的收益情况如何呢?官方数据里的收益,又为什么和投资者自己感受到的实际收益出入那么大呢?理性,在投资者中到底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呢?

股票究竟整体的收益情况如何呢?我们首先以图一为例。无论从上交所、深交所、万得全A指数的数据来看,股票市场的市盈率都十分可观,投资收益丰厚。

但根据《上海证券交易所统计年鉴(2018卷)》显示,2017年散户平均收益率仅为5.49%。

为何个人投资者整体收益率有限?

要想真正解决这一困扰投资者的问题,首先要从投资者行为角度说起。传统金融学将有效市场假说(Efficient Ma期货小评书rket Hypothesis,EMH)作为金融学的经典假说之一, 其中的重要假设包括:一,投资者是理性的,即人们的决策是建立在风险厌恶、理性预期、效用最大化等理性思考基础之上。第二,即使有非理性的投资者存在,这一事件是随机的,所以会被自然而然期货小评书地抵消。第三,即使非理性行为并非随机,甚至有一定的相关性,套利能够提高市场效率,并及时地消除非理性交易引起的价格偏离。

但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意识到,这三大假设过于理想,在现实社会中较难实现。同时开始注意到,投资者普遍存在的认知偏差会对其投资判断产生影响,最终影响实际收益。

接下来以获得诺贝尔奖的行为金融学理论—前景理论(Prospective Theory)为例,进一步剖析投资者常见的心理,以此分析个人投资者总觉得赚钱难的原因。

下面四个实验是行为金融学的经典实验,对于投资者心理进行仔细的洞察与剖析。首先以预期收益为正为例。

R26; 实验(一):

(a)80% 的概率得到 4000 元;

(b)100% 得到 3000 元。

在所有参与者之中,20%选(a),80%选(b)。

R26; 实验(二):

(a)20% 的概率得到 4000 元;

(b)25% 得到 3000 元。

在所有的参与者之中,65%选(a),35%选(b)。

上述两个实验证明,面对正收益时,投资者整体表现为厌恶风险,这与传统的金融学观点一致。

实验同时期货小评书发现,投资者不能永远做出理性判断,其投资行为会受到事件本身确定性的影响。这主要体现在,当实验(一)中有(b)选项加入,即100%能获得这一收益,投资者偏好于选择确定的收益。但从理性分析的角度来看,这不是投资者最优的选择。

实验(一)中(a)的期望值(4000*80%=3200元)大于(b)(3000元),但八成的投资者依然选择(b),这体现了在正收益面前,投资者对必然事件的追求与愿景;但当收益的确定性下降到原本的1/4(如实验二),即不完全确定收益率时,1/3以上的投资者似乎回归了理性判断,开始倾向于期望值更高的产品(800元>750元)。

所以总体来说,当收益为正,确定的选择给人的主观价值感受大于真实价值,如实验(一)中的(b)。但当收益的确定性被打破,投资者重新回归理性的判断和决策方式,如实验(二)。学者将实验的选项从金钱换成某种福利(如免费旅游),结论仍然有效。

再来看期望收益为负的实验案例。

R26; 实验(三):

(a)80% 的概率损失 4000 元;

(b)100% 损失 3000 元。

在所有参与者之中,92%选(a),8%选(b)。

R26; 实验(四):

(a)20% 的概率损失 4000 元;

(b)25% 损失 3000 元。

在所有的参与者之中,42%选(a),58%选(b)。

本质上看,实验(三)的事件确定性与实验(一)一致。但当收益由正转负时,九成以上的投资者不愿现在就面对必然的损失,转而选择赌一把即使必然事件的预期损失更小(-3200元<-3000元)。但同样的,当事件的确定性下降到原本的1/4后,即确定性没有那么高,一半以上的投资者转而选择预期损失更小的产品(-800元<-750元)。这两个实验说明,在潜在的亏损面前,投资者能够容忍甚至愿意承担更高的风险。但当事件确定性大幅降低,人们会恢复理智。

结合上述实验结果,也就不难解释为何股市整体上涨,但个人投资者的收益普遍低于大盘平均。

对于上涨的股票,投资者表现为厌恶风险,倾向获利后很快就卖出;对于下跌的股票,却迟迟舍不得卖,这也称作处置效应(disposition effect)。Barberis and Huang (2008)曾就前景效应进一步研究,除了同样发现人们对于确定性的追逐,还发现一旦这个结果的概率非常小、近乎于零时,人们容易错误放大其发生的可能。通俗地说,当某件事情成功的概率小到一定程度时,人们容易认为自己的运气比别人好,想要赌一把。

深交所于今年发布的《2018年度投资者状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投资者的非理性投资行为仍然很普遍,具体表现之一就是“交易频率过高”,一周内交易若干次的投资者占比可达46.4%;一个月内交易1-2次的投资者占比达31.9%;一季度以上才交易超过1次的只占21.7%。

海通证券(14.120 0.17 1.22%)(图二)曾对于各国的交易频率进行对比分析,也发现了同样的换手率极高的现象。《上海证券交易所统计年鉴2018卷》的数据反应了同样的现象,即散户盈利不足沪市整体盈利的一成,但其交易金额却占到了当年交易总额的82.01%。所以总体来说,正是投资者厌恶损失加上频繁评估盈亏的心态,容易造成投资行为的短视。如果对市场有信心,买入就尽量长期持有。

接着来分析,股票究竟能不能放得住,是否可以作为长期持有的资产。

美国以标普500的收益率为例,中国以上证指数例。可以从图三清晰地看出,在1991年至2018年任一时点持有中国或美国市场的任一股票,随着持有时间增加,平均收益率明显增加。

同时发现,获得正收益的概率随着持有时间增长,也同样增加。美国股票市场从1929年至今,已经有将近90年的历史,而股票在近30年仍展示出其持有价值,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佐证股票作为长期投资标的的价值。

而长期来看,中国市场的股票仍然有较大的升值空间。全球范围内,股指和期货小评书名义GDP保持高度的一致性(如图四所示)。通俗地说,经济发展地越快,股市整体表现地更加强劲。中国作为前列的发展中国家之一,经济的发展速度也为股票市场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从根本上来说,股票投资者赚得是企业、流动性、市场情绪的钱。

根据Wind的数据分析后发现,从我国股票市场成立以来(1991年)至2019年09月11日,上证的平均年化收益率可达12.57%,但波动率为38.76%,最大回撤21.58%。总体来看,股票年化收益率高。

但在高波动的市场行情下,个人投资者短期择时非常地困难,在投资过程中容易追涨杀跌,最终获利可能远不及预期。根据Wind数据进行计分析后发现,从中国股票市场成立以来(1991年),当错过涨幅最大的32个交易日,平均年化收益率将由正转负;若错过涨幅最大的60个交易日,年化收益率将下降到-11.17%。综合地来说,投资者一旦与最大涨幅错过,代价巨大。

考虑到择时的困难,再加上个人投资者选股存在信息获取不及时且有限的情况,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关注指数,并将其纳入投资标的的选择范围。投资者可以根据自己对于具体指数的偏好,如沪深300和中证500,进行选择。可以从图五看出,指数的收益情况整体可观。

按照跟踪指数的投资策略上的差别,主流常见的基金包括,指数型基金和指数增强型基金。

相比于被动跟踪指数、单纯以获取指数收益(Beta)为目标的指数型基金,指数增强型基金做到了将主动投资与被动跟踪相结合,在获得Beta部分的同时,获取额外的超额收益(Alpha)。

评价指数增强型基金表现的重要标准就是,相比于同期跟踪的同一标的指数的纯被动型基金,Alpha部分的收益情况如何。目前获取超额收益主要通过四种方式来获得:量化择时增强,基本面量化选股,日间量化增强和日内回转交易、做市等高频策略。

量化择时增强主要通过灵活地选择组合多头整体仓位,变化范围从空仓到满仓。基本面量化选股从沪深300中选取大约20-150只股,年换手率约2倍,频率在月及以上。日间量化增强在基本面量化底仓上,进一步做日间交易增强。高频策略整体喜好大波动率,偏好小盘股,年换手率达100倍以上。

而Alpha是否容易获得,长期获利表现如何呢?

中国股票市场的散户占比极高(图六)、前文提到的投资者换手率高、市场有效性较弱等特点,也意味着标的出现错误定价的几率较高,而且这样的市场特点短期内很难彻底改变,所以预期未来的超额收益仍然可观。以沪深300指数(3947.039 39.11 1.00%)(3947.0392 39.11 1.00%)增强为例可以看出(表一),指数增强产品表现良好,整体上,每年均有创造一定程度的超额收益。在现在的时点上,是很好的配置指数产品的时机。长期来看,预计市场正处于估值底部区间。根据中信证券(22.150 0.26 1.19%)研究部的统计,如图七所示,2000年以来,当WIND全A指数的PE估值低于16.7X时(当前为13.7X),买入指数持有三年均能获取收益,年化收益为21%。所以整体来看,指数增强产品依然非常适合现阶段的投资。